长篇小说连载:活在凌晨两点半

未分类 十二月 11th, 2008

作者:高宸 作者空间:http://6560485.qzone.qq.com
(一)

秦月怎么也想不到,这个窝囊男人还会给自己打电话。只是过了半年了,他的声音竟然还那么熟悉。缓和的语气,沙哑的声音。但显然秦月现在心里对他还是恨多爱少,把这个在电话里的嘘寒问暖的男人的话全当耳边风。对于他的关心,不但没有感激,反而觉得多余。

李明哲和秦月是大学同学。当时刚进大学开老乡会,两个人就认识了。后来才了解到,原来他们是同一个市的不同两个中学的学生。出门在外遇到老乡,尤其是同一个城市的老乡,当然是格外亲切的。就这样两个人就互相认识了。一来二去,两个人的感情也发展的相当快。
大学是个滋生爱情的温床,有的人在温床上发芽结果,有的人则在温床上腐烂死亡。李明哲和秦月的爱情,属于只发芽开花但还没结果那种。毕业后求职方面遇到的挫折,让这对在大学里从不吵架的情侣也开始有了吵架的理由。
李明哲自认为是个温柔体贴懂女人的好男人。可是半年前的那一天,却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深爱四年的女人上了别人的车。他是悲哀的,大学四年优异的成绩只让他多了个女朋友,一旦进入社会,找不到工作,这个女朋友也像大学的样子一样,从自己的眼中消失。他知道,女人是爱美丽的,他更知道,美丽是需要保养的。但是保养需要的钱自己的口袋里没有,女人就有权利选择从别的男人的口袋里掏。爱情需要感情投资,更需要金钱投资。他有时候总是悔恨不已,怎么自己爱的女人会是这样的。不是听说过那么多的浪漫爱情故事,有那么多苦命鸳鸯历尽辛酸坎坷都还不离不弃吗?每当想到这里,他只能长长的叹一口气——哎!

这半年多时间,秦月因为离开李明哲后交了这么一个财大气粗的男朋友,日子过的还算甜蜜。只是这男朋友——40多岁的钻石王老五,怎么越看越像爷爷辈的。秦月对他的人没有一点激情,但对他的钱包却有着不依不饶的迷恋。因为这是一棵摇钱树,想要钱随时来取,而且要多少有多少。
物质上的生活,往往都是精神生活的铺垫。秦月知道,现在的自己,更需要的是爱情。但这个给自己钱的男人,好像除了钱和性,给不了自己什么了。他虽然有钱,但没有李明哲那样的的体贴和细致。每次自己遇到不开心的事伤心流泪的时候,这个男人只知道扔给自己一沓钱,说句“去逛街买些衣服吧”,“去酒吧喝点酒,我一会过去陪你”打发自己。可是天晓得他的“一会”是多长时间,曾经一个人在酒吧里等了他四个多小时,后来给他打电话居然关机了。
(二)

李明哲挂了电话,看着手机里秦月的号码,扭捏变形变的无比陌生。一个完美的女人说出那么不完美的冷言冷语,仿佛是玫瑰花枝上绽放着破碗碗花,总是有那么点遗憾。遗憾归遗憾,怎么说秦月还是陪自己度过四年大学生活的女孩,这四年的爱情是崇高的,是需要敬畏的瞻仰和虔诚的朝拜的,因此只是自己黯然神伤,并不怪秦月。
看了一下时间,已经晚上11点了。睡眠的时间到了,但是睡意全无。他想再给秦月打一通电话,但是又担心她熬夜睡眠不好影响到身体,就只好作罢。

秦月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,反复的问自己到底为什么要那样对待李明哲。他虽然是个窝囊废,但也是一个曾经对自己好的,有情有义的男人。自己有什么理由这样对待他,这样伤害他?
那次在大学的图书馆里下楼梯的时候,秦月一脚踩空差点摔倒,是李明哲用身体挡住了她才勉强站稳。而李明哲却因为重心不稳整个人从楼梯上滚落下去跌破头。灰头土脸的李明哲从地上站起来,就先跑过来扶着秦月问:没事吧?却不料额头涌出来的血一下就把脸划成了两半。秦月当时心疼的就哭了,拉着他就往学校医疗室跑……
躺在床上,秦月想到过去的这个瞬间,眼泪又流了出来。但这时的眼泪,是心疼吗?很显然已经不是了,更多的是后悔。或许她一辈子再也无法遇到这么好的一个男人。过去的种种,像一颗颗子弹,百发百中的打在自己的心上。对比下这个只知道钱的男人,突然又觉得李明哲是伟大的。至少他能为自己不顾一切,能把自己放在第一位。

秦月说李明哲窝囊,是从大学毕业后的第二个月开始的。几乎所有的同学,包括她,都找到了工作。他却依然奔波在各大招聘中介、招聘网站上。她就不懂了,为什么李明哲就这么笨,人家的工作都能轻松找到,他就不能。眼看着交房租的时间又要到了,第一个月的房租却还没给房东。天天被房东催房租,自己心里也不舒服。李明哲还没有工作,她工资又还没发,急的无处泄气。当看到李明哲又带着没被录用的消息回来时,秦月一肚子的的怨火倾巢而出。“我们分手吧!这穷日子我受够了!”秦月怎么也想不到这话是从自己的嘴里说出来的,只是仿佛这话像一缕游丝,在房间里飘着,急需找一个附着点。越想越气,越觉得李明哲没有用,更可怕的一句话又冒出来了:“你这窝囊废,自己的工作都找不到,都养不活自己了,你拿什么来照顾我……”
就是这样的两句话,李明哲的心情几乎跌到了谷底。自己是没用,这么长时间还没找到工作,但也不至于被自己的女朋友这样羞辱。他再也无法忍受了,不能对自己的女朋友发火,只能选择默默的走开。他拿了件外套就下楼,很快就从秦月的视线中消失了。
(三)

半梦半醒中,秦月越想越对不起李明哲,潜意识的拿起手机拨通了李明哲的号码。
恍恍惚惚的李明哲听到电话响,看了一下时间,已经凌晨两点半了。再看号码,才发现是秦月的电话。突然精神百倍,仿佛是电话那边来了电流给了自己动力。
“你今天早上十点钟,到天河咖啡厅等我吧”,秦月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,直奔主题:“别迟到,不然有你好看”。说完就挂了电话。
李明哲还没回过神来,电话那边已经是嘟嘟的响了。他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失落,只是秦月的话还在脑子里快速重复着。李明哲这半年多曾经一次又一次的给秦月打电话,她却从来没有主动给他打过电话,难道这意味着什么?

凌晨五点多,李明哲就被噩梦惊醒了。
醒来以后想着和秦月过去的种种,猜着今天秦月见面会不会再那样数落自己,就怎么也睡不着了。睡眠是个好东西,能美容。但失眠绝对是毒药,能让人眼圈发黑。李明哲经过这么一折腾,本来就瘦弱的身体,更显得萎靡不振。
十点准时来到天河咖啡厅。咖啡厅里的客人寥寥无几,只有几个服务员在服务台前说笑。可是秦月还没有来,她要求李明哲别迟到并且扬言迟到后果很严重,自己却以身试法迟到了。
过了大概二十分钟,秦月才过来。远远的秦月看到李明哲的背影,心里有一阵刺痛。走到李明哲对面坐了下来,看到李明哲打招呼里的笑,都带着疲惫。再看看他的双眼,挂着两个黑眼圈。秦月突然开始心疼李明哲了。
她怕表现出太担心李明哲的表情,就低下头在包里假装找东西,问他:“你怎么了被打了吗眼睛那么黑?”
这三个问题一个停顿都没有,一口气说完了,李明哲只是轻轻的一笑说他没有睡好。
场面僵持了一下,李明哲先开口了:“小月,你最近还好吗?”
“叫我秦月!我已经不是你叫的小月了!”秦月口是心非的纠正,其实她很希望有个男人再这样叫她。大学四年只有李明哲是这样叫过她,所以这也成了他的专利。但是分手后的就再也没有听到过了。
李明哲有点尴尬:“哦,秦月。”
“你打那么多次电话,找我有事吗?”秦月继续假装对李明哲爱理不理。心里却流着心疼的眼泪。这个曾经那么优秀的男人,变成了这幅可怜的样子。自己很想好好看看他,却不敢多看他一眼。秦月深怕自己的眼睛会败露出心里的怜惜,只好用冷漠的语言来掩饰自己。
“我花五个月的时间,自己写了一套杀毒软件,我想自己开公司”,后面的部分,李明哲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,他怕再次听到秦月的数落。
“然后呢?”,秦月抬头看着李明哲的眼睛,也不知道这是哪来的勇气。
“然后……”
没等李明哲把话说出来,秦月就知道他的意思了:“然后缺钱是吧?”
“嗯”,李明哲嗯了一声就没好意思再出声,他说不出话了。
秦月看着眼前的李明哲,才知道他这半年多都是在写软件。写软件有没有前途,秦月不懂。但她看到李明哲体形上的的巨大变化,知道他在努力,知道他变瘦的原因了。
“要多少才够?”,秦月决定帮他。
李明哲的眼里似乎看到了希望,但又觉得这希望是多么的沉重。一个大男人跟一个小女子借钱,这是怎么也说不出口的事。
秦月了解他的为人,就自己问他:“40万够不够?”
“20万就够了,已经有赞助商投资了10万”李明哲跨过了前面开口借钱的槛,提到有人赞助自己开发软件底气足了点:“我给你写欠条,半年内还你!”
秦月对李明哲的为人,包括说话做事都绝对信任,因为四年来李明哲用行动告诉了她。所以秦月就很爽快的答应了晚上就给李明哲钱。
约定了晚上八点把钱交给李明哲。
(四)

得到20万对秦月来说是小菜一碟,但对于李明哲,却要与世隔绝的拼命半年。
秦月走了以后,李明哲就痛心疾首,发誓一定要做点成就出来。因为伤人的话从最爱的人嘴里说出来,远比毫无相干的人的恶语相加打击更大。他把自己关在租来的一间不足10平米的房间内,开始了他的造梦计划——软件开发。与其说造梦,不如说是蛮干。因为他只想到做,却没有考虑做好怎么去赢利。直到遇到了大学同学崔小军,才对软件的商业化有了一点点认识。
那已经是他开发软件工作进行到第四个月的时候了。那天早上他下楼买早点,遇到了崔小军。起初不确定,因为崔小军家住河北,怎么会在这里遇到他。崔小军也发现了李明哲,先跟他打了招呼。聊天后才知道,原来崔小军的女朋友是这里的人,他来这里是为了和他在一起。现在在一家网络公司做软件开发工程师。提到工作,李明哲才告诉他,自己开发了一套杀毒软件,已经基本完工了。就是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做,不知道前景怎样。
后来崔小军跟他来到了住处,看了他的软件,觉得功能非常强大,应该有很大的市场。就答应帮李明哲拉赞助,因为他在网络公司,客户比较多。果真没过一个星期,就找到了一个赞助商。看了李明哲的软件后也啧啧称赞,并爽快的答应了给他赞助,条件是软件投放市场后,必须在软件上显眼位置上有他的一个广告位。但前期最多只给他10万,作为开发经费。李明哲被这天上掉下来的红包砸的晕晕忽忽不知所措,也爽快的签下了合同。

开公司是李明哲推广、销售自己的软件的必要过程。但是开公司需要投入的费用不是这十万块钱就够的,还需要一笔很大的开销。之所以会想到跟秦月借钱,也是出于无奈。父亲晚婚,母亲早逝,亲戚朋友到了他需要钱这节骨眼上,见了他都跟见鬼一样躲着。为了借钱李明哲四处碰壁,最后终于灰溜溜的败下来。
那天累了躺在床上,翻看短信的时候,发现半年多以前秦月的短信还在,就想到能不能找他帮忙一下,于是拨通了秦月的电话。第一通电话秦月接了,听到是李明哲的声音二话没说就挂了。第二天又打了第二通,这次是一个懒懒的老男人的声音。李明哲以为是秦月的爸爸,出于礼貌用叔叔称呼对方,问:“叔叔你好,秦月在旁边吗?”
老男人不耐烦了,说他是秦月的男朋友,喊大哥就好了。问他有什么事,李明哲听到“男朋友”三个字,仿佛头顶被扣了顶绿色的高帽,才知道这个人就是那天接走秦月的男人。忙打哈哈说自己是秦月的同学,问她点事就挂。老男人把电话递给秦月,秦月看到是李明哲的号码,接过来直接就挂了。
李明哲不甘心秦月现在对她这么冷漠,所以再三给她打电话。最后一次,秦月没有挂电话,李明哲连忙嘘寒问暖。可是秦月却在电话那头默不作声。这样热脸贴在冷屁股上,李明哲再次失望的挂了电话。只是后来秦月凌晨两点半的那个电话,又给了他一点希望。

而今天,这希望终于化成了现实,秦月答应借钱帮她。
秦月晚上准时来到了李明哲的出租房里,把一张存着20万元的借记卡给了李明哲。
李明哲对秦月的雪中送炭心存感激,但心里的感情始终无法转化做眼泪,只能盯着秦月的眼睛欲言又止。秦月看到李明哲这样看着自己,突然像有一阵电流闪过。大学生活里两人亲密的镜头瞬间全部浮现,加上心里一直有的对现任男友的不满,一下就扑到李明哲的肩上了。
(五)

秦月的眼泪流的肆无忌惮。李明哲心里也有种说不出的痛楚。只是对于一对已经分手的男女,这样的拥抱显得有点暧昧。秦月泣不成声,眼泪滴湿了李明哲的肩膀。她抬起头,李明哲看到秦月脸上的泪水在幽暗的灯光下闪闪发亮。这个曾经坚强泼辣的女孩,在自己的肩膀上竟变的如此软弱。
他伸手理了一下秦月额前盖住眼角的头发,温柔的劝她:“小月,别哭。”
“对不起,”秦月依然抽泣着,用手擦去嘴角被泪痕浸花的粉妆,“那天我不该那样对你。你能原谅我吗?”
李明哲生性是最怕女人哭的,秦月现在和分手那天的态度判若两人,眼泪告诉他秦月那天的所作所为也是迫不得已的。既然爱着这个女人,就要用最宽广的胸怀去包容她。只是现在的自己,该用什么借口来安慰她。秦月已经不是自己的女人,她现在的身份是一个千万富翁的女朋友。是那么的高贵,那么的不可侵犯。他想抱着秦月再说点安慰的话,但是看着她的泪水,似乎感受到了她内心的温度。
他用很怜惜的口气对她说:“傻瓜,你没有错,为什么要我原谅。过去的事我们都不提了好吗,你要开开心心的。”
“阿哲,你知道吗,这半年我过的好空虚啊。我想要拥有一切,到头来才明白,我失去了一切。我想要有房、有车、我想要买化妆品、我渴望穿华丽的衣服。但是当我梦想中的这些东西全部得到的时候,我才发现我把生活丢了。”秦月说着,热泪又开始往外涌,“我的生活变的只有钱了,好恐怖的,只有钱了!当我遇到不开心的事,需要他陪的时候,他给我钱叫我找个姐妹去买衣服;当我睡不着想要他给我讲故事的时候,他却提起他的煤矿是怎么利用拖欠工资的手段来留住矿工的;当我做好一桌饭菜等他回来吃的时候,他却在外面应酬。我一直想给你打电话,但我总是搁不下这个面子……”
李明哲听不下去了,一把把她拉过来,抱在怀里,用手整理着她的头发。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样去安慰这个受伤的女人,只能紧紧的抱着她。
“我们结婚吧,”秦月突然抬头对他说。
李明哲怎么都没想到秦月会提结婚的事。这个女人这半年前和半年后落差这么大,让他完全不敢相信。自己的事业刚开始,未来能否发展还是个未知数,要是这个女人再次厌倦和自己在一起的生活,那那种伤害就无法挽回了。
“好吗?我想要一个家,”秦月见李明哲只沉思不开口,就又问了一次。
他依旧沉默,李明哲知道现在的自己不能答应也不能拒绝她。答应她就等于把这颗定时炸弹绑在自己身上。拒绝她就等于直接把炸弹引爆。对她对自己都是个伤害。他松开手看着秦月的眼睛,看到她眼里渴求的目光。突然有种想吻她的冲动,秦月看出他的冲动,主动把嘴贴在他的嘴上。只是这个吻在经过半年多的期待以后,已经没有那么高涨的热情了。他完全感受不到以前秦月给他任何快感,甚至有点厌恶。厌恶这被其他男人糟践过的女人。
“你先回去吧,”李明哲把头甩开,从床旁拿出一张按了自己手印的借条,“这是这20万的借据,上面有我的签名和手印了。你先拿着。钱我会在半年内还给你。谢谢你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站出来。”
秦月拿着他的借条,看着这个突然说话变的冷冰冰的男人,心里不禁一阵酸楚。难道这个男人还是那么没出息吗?委屈、心痛、怨恨、失望多种心情纠结在一起,她再也受不了了,扬手对着李明哲的脸就是一个耳光:“你这窝囊废!”说完把手里的借条撕碎,伤心的跑出了李明哲的出租房。
(六)

李明哲看着被秦月撕成碎片的借条,有些不知所措。脸上被秦月打的部位火辣辣的疼。心想女人真是善变啊,几分钟之前还是只可怜的小绵羊,转而变成一只如饥似渴的狼,最后却成了一头发怒的公牛了。
他低头捡起那些纸片,自己的人格像玻璃似的被她打碎了一地。本来还想追出去看看她的,却在这凄凉的情景中犹豫了。“窝囊废”这三个字宛如黏稠发臭的淤泥一样盖在自己头上,真不知道以后在秦月的面前还能不能抬起头。
这女人太霸道,太蛮横无理了!李明哲愤愤地自言自语。他起身去关门,听到房东家的老挂钟正好敲了10下,十点了。

秦月开着车飞速的在街道上奔驰。冬天的夜就是冷清,之前来的时候还是熙熙攘攘的人流,现在只有寥寥几个人在匆匆的行走。眼泪几次模糊了她的双眼,她恨自己,自己到底是怎么了,怎么了!怎么会落到现在的地步。李明哲拿了自己的钱,起码也该给点面子,为什么他会这么排斥自己?
越想越伤心,泪水完全模糊了双眼,车再也开不了了。秦月把车停在一家酒吧的门口。“快活林”,这酒吧的名字不知道是哪个高人给取的,虽琅琅上口,但总有一股暧昧的成分。比如“怡红院”,总会让人联想到妓院。
找了一个最幽暗的角落坐了下来。自己一点都不快活,所以不想在有人的地方坦陈自己受伤的心灵。好比劣质商品贴标签,总得把难看的部分盖住。服务生上了酒,很热情的跟她说“您慢用”。平时看这些帅气的小男生,心里总有一种爱慕。今天看到他们,却觉得每个男人都是这么可恨。
秦月倒了满满一杯白兰地,仰脖一饮而尽。这该死的酒,呛的自己连连咳嗽。旁桌坐着一对小情侣,女的转头过来看她。秦月发现了,没好气地吼:“看什么看?没看过别人喝酒啊?”
“神经病”,那女的鄙夷的回过头,和自己的男友继续亲密的交谈。
秦月触景生情,自己这么孤零零的坐着,越发觉得难受。但这酒是好东西,两杯酒下肚,已经再没有哭的感觉了。只是觉得这幽暗的灯光和抒情的音乐实在是不适合自己。别人都是一对对的喝酒,只有她形单影只的独酌。

开车回家的路上,秦月的方向盘把的出奇的稳。终于没有像别人说的那样,酒后驾车容易出车祸。
到家里,她已经晕晕忽忽的找不到开关。酒力在这个时候开始发作了,秦月感觉到肚子里翻江倒海似地难受。脑子里不知道是什么东西,嗡嗡的响着。她进到浴室,没几秒钟就狂吐了一通。
秦月感觉自己好无助,老男人去了新疆出差,家人又不在身边。一切都得自己一个人过。现在的酒是吐掉了,但酒意未散,脑子里像个要炸开的蜂窝。没吐干净的酸水还时不时的往外冒。她不敢马上就进卧室,怕会再吐把床弄脏,就慵懒的躺在客厅的沙发上。
秦月躺下的时候,手推倒沙发上的包,手机掉到了地上。他拿起手机一看,上面有一条短信。是李明哲发来的:小月,请你原谅。我无法再接受你。你的钱我会尽快还你。
看看时间,是晚上十点一刻发来的。那个时候,她正在车里哭泣……

Leave a Reply